叶清欢

弦音四时歌,浮生梦未歇

不知道大家雷不雷性转和百合……想写重生柳夕×穿越性转叶蒙的gl。
其实我最开始只是想写柳浮云的bg的,但是越看柳夕越觉得这小姐姐明明那么好,却把一辈子赔在叶炜这个心里头只有剑的人身上了,就觉得应该给小姐姐个好结局,本来只是想让她跟叶炜好好过日子,结果写大纲的时候发现,叶炜是没法一下子变成三好青年的,叶老爷子也不可能因为女主的支持就放弃演戏的,思来想去……

来,闺女你自个撸袖子上吧,小姐姐的幸福就拜托你了。
(叶萌:叽叽叽?)

柳夕是重生的,是原剧情里在霸刀山庄自刎的那一个柳夕,心已经伤透了,不会再重蹈覆辙,我觉得柳夕应该是那种气度雍容,横刀立马的飒爽刀娘,肯定会攻气爆表的!

至于为啥选叶蒙性转……藏剑哥几个就他年龄最合适,比柳夕小一岁,而且他剧情上真的没啥存在感,很好操作,性转后叫叶萌,藏剑山庄四小姐,是超级喜欢钱的萌萌哒叽萝一只,爱钱,爱美人,爱大风车,因为是蠢作者的闺女所以说话一股子东北味,与周围说杭州话的哥哥弟弟妹妹画风完全不同,身材娇小玲珑,但是打起架来会跳起来把重剑往人脑袋上削……差不多就这样。

心里还挺忐忑的,这个应该算中篇吧,不知道会不会有人雷这种cp,要是都接受不了的话,我可能就不写了……


  我第一次见到那只骨笛的时候几乎以为那是纯阳宫之物。
   灵鹤为骨,流苏为饰,寸寸音孔寸寸血色,凄美绝艳至极,就连笛音也宛如白鹤泣血,垂死哀鸣,无怪乎名为悲声。
师傅听了我的评论,那只笛子就这样敲在了我的额头上,我吃痛地伸手捂住了头,颇为委屈地唤了声,“师傅!”

他慢斯条理地擦拭着那笛子,缓缓念道,“春鸟飜南飞,翩翩独翱翔。悲声命俦匹,哀鸣伤我肠。”
我怔怔地望着师父,却见他惨然一笑,“白鹤泣血……哀鸣的哪里是会是白鹤呢?”
他横笛唇边,继续吹奏起了那管骨笛,窗外渐渐的飘了细雪。
又是一个冬天了。

【长笛遗所思,白鹤澹忘归,不知情所起,何处惹清辉】

我原地爆炸!

艰难地拿流量看了直播
因为和群里的太太打赌打输了,没想到居然张口就是Revolver...所以要产粮呜呜呜呜。

说吧,要看什么,明天发文。

为什么不是鸿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输的好惨啊啊啊啊啊啊

防火龙我们走!
幻崩拳·jpg
本来combo里应该是要用防火当素材出地狱犬的……但是总是忘记这码事,到最后也没想起来,就当给大哥个面子吧。
总被当素材,惨遭卸磨杀龙的防火龙:哭唧唧

今天去打店赛了,没出瑞士轮,但是打的很开心!
玩神数的豪师傅,玩骚灵最后夺冠的D4大佬,还有自己学校玩水产的学弟,跟他们打完比赛之后真的学到了很多,然后从师傅那里诓来了20周年卡垫23333
k社怎么还没出雷龙新卡。

游戏王六代主角ace同时站场!
中秋节不回家花了一个晚上解残局,说好的昨天晚上要写出一章也没写……呜呜呜沙拉太太我对不起你ಥ_ಥ
打牌使我沉迷.jpg

具体操作是,跳墓地亚龙,检索霸王门零,通招蜂兰蝎特招眼镜蛇丢手卡黑魔术师,检索明亮融合,蜂兰蝎眼镜蛇link虚空俏丽魔术师,弹巨神兵。
开明融,用奥特曼和小璃当素材融合出斜绿,斜绿效果通招电子界工具,跳手卡引导交错鹿,鹿和虚空俏丽link解码语者,跳墓地小璃,小璃效果回收奥特曼在手卡,手卡鸟人效果,小璃回手,跳鸟人,同调出星尘龙。
亚龙和电子界工具叠霍普。
将手卡中的霸王门 零和黑牙之魔术师设置灵摆刻度,这样就可以同时召唤1-7等级的怪兽!特殊
召唤奥特曼,小璃,额外的异色眼灵摆龙!
小璃解码link防火龙,黑牙魔术师效果自炸,将对面的狮子男巫攻击力减半,黑牙效果特招墓地师匠。

异色眼攻击,霍普效果去素材无效异色眼攻击,开后场翻倍机会,异色眼再次攻击,造成8650伤害,然后剩下的全部打过去就行了。

你21500点的生命值犹如风中残烛!(滑稽)
感兴趣的可以去ygomobile的残局玩一下,真的很有趣。

网易:用决斗带来笑容。

假如四龙开始打牌

*梗源是种植园群里的三色果蔬沙拉太太

*有打牌情节注意

*四龙和四u角色颠倒

*生活在龙之溪谷的四只龙的日常

*大量名场景恶搞复原,逻辑已死

(一)不是融合,是游吾!

异色眼灵摆龙今天心情很好。

他趴在自己宽阔而舒适的地洞里,迎着清晨被洞口那棵巨树层层枝叶细细筛选过的阳光有一下没一下的甩着红色的龙尾,作为一只暗属性的龙,这种稀薄而温和的阳光对他来说每一丝温度都恰到好处,能让他背上红绿双色的宝珠闪耀出比往日更加夺目的光彩。

异色眼哼着龙之歌,决定今天去溪谷里溜达一圈找找平时最爱的番茄吃,他像往常一样擦了擦自己的卡组,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套着自己的王牌游矢的卡套有没有磨损,这才心满意足的叼起包裹出了门。

异色眼和他的三个兄弟不一样,他是一只地龙,天生就没有龙族引以为傲的龙翼,只能在地上跑,虽然三个哥哥总是因为这个原因心疼他,但异色眼本龙对此没多大感觉,比起在天上飞来飞去,异色眼更乐意在山林里探险——虽然身为龙族根本没什么好怕的,即便有个别不长眼的,有他那三位凶名在外的兄长在,也没谁能动异色眼一片龙鳞。

正当异色眼找到了成熟的番茄准备摘下来的时候,天空中响起一声龙吟,异色眼抬头望去,发现是自己的大哥暗叛逆和三哥幻透翼在打牌。

场上站着暗叛逆的王牌游斗,后场盖了张卡,对面的幻透翼龙爪子一挥开始抽卡,“嗷嗷嗷!”[我的回合,抽卡!我发动手牌中疾行机人贝陀螺集合体的效果,把这张卡从手牌中特殊召唤!发动陀螺的第二个效果,从卡组中将一只[疾行机人]怪兽加入手卡,我将【疾行机人 赤目骰子】加入手卡 ,然后召唤【疾行机人 赤目骰子】!发动赤目骰子的效果,选择场上的贝陀螺集合体,宣言2-6的任意等级,选择的怪兽变为宣言的等级,我宣言等级6,将lv1的赤目骰子和lv6的贝陀螺作为素材,同调召唤!出来吧我的王牌,LV7,疾行赛车手 游吾!]

#等会儿你就叫唤这么两声就说了这么多话吗?#

#这明显是作者在水字数吧#

“什么啊又把我叫出来……”黄蓝双色发的机车少年抱怨道,看到对面披着黑色斗篷的沉稳少年后挑了挑眉,“没想到是你啊,我还以为又是游里那个娘娘腔的混蛋呢,今天就来一决高下吧!”

游斗还没说话,幻透翼就继续说书起来,[我的回合还没结束呢,在我场上有怪兽特殊召唤的场合,我可以把手卡中的【疾行机人 56飞机】从手牌特殊召唤,用这个效果特殊召唤56飞机的场合,可以选择场上一只怪兽为对象,那只怪兽的攻击力下降600!我选择【幻影骑士团长 游斗】,游吾攻击!]

暗叛逆嗤笑了一声,“吼!” [哪儿那么容易让你得逞,陷阱卡发动【幻影雾剑】!以场上一只效果怪兽为对象,只要这张卡在魔法·陷阱区域存在,作为对象的怪兽不能攻击,不会成为攻击对象,效果无效化,对象嘛,当然是你的【疾行赛车手 游吾】了!]

#所以说你们龙族讲话都靠脑电波吗?#

不料幻透翼得意地大笑起来,“嗷!”[哼哼哼,这句话还是说给你自己听吧!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得到的新力量的厉害,支付一半生命值,从手卡中发动陷阱卡【红色重启】!将你的幻影雾剑无效!]

暗叛逆大吃一惊 ,[什么,从手牌发动陷阱卡?]

然而【幻影雾剑】已经在邪恶的手坑势力下憋屈地重新盖了回去,幻透翼还在往暗叛逆的龙心上捅刀子,[虽然你可以检索张陷阱卡放到魔陷区,但是可惜呀,【红色重启】发动的场合,直到结束阶段,对手不能发动陷阱卡,哦哈哈哈!]

暗叛逆气的恨不得拿下巴戳死幻透翼这只贱龙,然而幻透翼仍然兴致勃勃的搓着爪子,[哎呦,这盒cp18钱没白花,还有三张手卡,我们来做点有♂趣的事吧,发动速攻魔法【超融合】!丢弃手卡中的【疾行机人 三目骰子】,将你场上的游斗和我场上的融合……融合召唤!]

黄蓝发色的机车少年顿时炸了毛,“不是融合,是游吾——”

#自己的master都叫不对名字#

#为香蕉君默哀#

(二)他不是琉璃素材!

事实证明,在决斗里不把人家名字念对是要出大事的,比如现在的异色眼,要不是不会飞,都想给幻透翼现场表演个mind crash。

他家的小番茄,怎么会站在幻透翼的场上啊啊啊啊!

红绿色发的少年也是一脸懵逼,他还没大睡醒 ,可怜的孩子看见对面的游斗和身边站着的游吾还以为是眼花了,他使劲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自己真的站在幻透翼的场上,头上还有个转啊转的大漩涡准备把他吸进去……

“等,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会站在幻透翼的场上为什么我是融合素材啊有没有人和我说清楚——”

游矢死死抓着56飞机的翅膀,欲哭无泪地说道,游吾拼命抱住游矢的腿免得他飞走,幻透翼还没反应过来,暗叛逆就默契地伸出龙爪给自家使魔当落脚点,游斗就这样从上空俯冲而下,快准狠地往已经吓傻了的幻透翼的肚子上来了一拳。

“他不是素材!快把超融合从决斗盘上抽出去!”

#有言の腹交拳#

幻透翼被这一拳打的差点吐血,不过脑袋总算是清醒过来了,呲牙咧嘴地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抽出卡小声嘟哝道[要不是看在小弟的面子上我今天非得婊死你这只黑心龙不可……你家使魔就不能下手轻点吗?]

只不过超融合这种当年差点被魔龙尤贝尔拿来融合十二次元的凶器一出,除非是让魔轰神家的尤尼科上场,不然谁也挡不住,就算幻透翼把卡抽出来了,也没能阻止超融合的效果,结果就是,暗叛逆没能抓住站在幻透翼场上的游斗,游吾拼死拼活也没拽住游矢的腿,两只龙眼睁睁看着自家小弟的宝贝使魔和游吾游斗被吸进了超融合的漩涡中,然后……

就没影子了。

[都是你这条蠢龙,没事作什么妖!]暗叛逆看着自家使魔消失了当时暴跳如雷,把决斗盘一扔,也不管输赢了,[我家芋头要是回不来今天就把你切块炖了!]

幻透翼本来就被游斗揍得喉咙里堵着口血,被暗叛逆这么一晃,差点没背过气去,心里也是一肚子火,[我哪知道会这样,凶饿毒天天用这张卡也没怎么样嘛!]

[呸,别以为我不知道老二就一张超融合,他能借给你?]暗叛逆恶狠狠地说道[我看八成是你从老二那偷拿的吧!]

[少血口喷龙了,我是从凶饿毒那里借的!]

两只龙吵的火星子直飞,突然感觉到背后一凉。

[你们两个,吵得很开心啊]

异色眼幽幽地说道,幻透翼和暗叛逆机械地转过头去,却发现自家小弟不知道什么时候超进化了,正化身异色眼风雷龙在他们身后出现。

[小,小弟,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的!]幻透翼冷汗都下来了,瑟瑟发抖的往暗叛逆身后躲。

[对,都是幻透翼这小子的错,跟大哥没有关系啊!]暗叛逆也拼命把幻透翼往面前拽。

#塑料兄弟情#

然而暴走的异色眼完全不给两只龙扯皮的时间,[都给我下墓地去吧,风暴的螺旋冲击!]

“嗷——”

龙之溪谷里回荡起了凄厉的龙鸣声。

(三)结局

凶饿毒赶过来的时候,自家小弟正捧着空白的卡片啪嗒啪嗒地掉金豆豆,而暗叛逆和幻透翼已经被揍的在地上躺尸了,一缕一缕的青烟慢悠悠地往天上飘去,好像还见证着两只龙的死不瞑目。

凶饿毒:“……”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这俩丢人玩意儿#

凶饿毒果断忽略了老大和老三,伸出爪子拍了拍异色眼的头,叹了口气,[好了别哭了,你看看这是什么?]

异色眼抬起头来,发现自家小番茄和游斗游吾正安安稳稳地呆在凶饿毒的背上,睡的正香。

[我就知道幻透翼借我的超融合肯定作死,特意留了个心眼,他们几个都传送到我那里了,我那里还有很多番茄——]

[二哥最好啦!]异色眼欢呼一声蹭了蹭凶饿毒的头,小心翼翼地把自家小番茄叼下来放到背上,把自家蠢大哥和三哥都忘到了异次元,[那我这就去你家好了!]

凶饿毒宠溺地“嗯”了一声,看着异色眼兴冲冲的背影远去后,居高临下地冷哼了一声,[你们两个还要装死多久?]

[这不是等小弟消气嘛……]幻透翼和暗叛逆艰难地抬起头来,却突然惊恐地发现凶饿毒正把他和暗叛逆的尾巴系起来,[卧槽老二你在干嘛!]

凶饿毒懒洋洋地说道[你们俩今天把小弟弄哭了还得我给你们收拾烂摊子,不给你们点教训怎么行,在这里好好待着吧,家里还有可爱的小弟在等着我呢,再见]

[等一下!]

[凶饿毒你这个混蛋!]

[还不是你惹得祸!]

[居然还好意思说我——]

黑羽一族飞过上空的时候,奥斯特好奇地问自家二叔泽费洛斯。

“二叔,那边是怎么回事啊?”

泽费洛斯淡定地回答道。

“大概是扎克家的那几只龙崽子又惹祸了吧”

至于异色眼,他正心满意足地把身体埋在一堆番茄里,肚子吃的圆鼓鼓的,小番茄睡在他的肚皮上,丝毫不知道还有两只龙在受苦。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游戏王】纸牌游戏

*作者菌突然冒出的脑洞
*RPG游戏设定
*bg向,走向不定,可能有严重ooc
*以上ok?
第一章 游戏介绍
尊敬的玩家:

欢迎来到ygocs5(yu-gi-oh cosmic synchronization)!

本游戏是游戏王arc-v的*间同人游戏,在前四作的基础上,我们更新了ygo内核,并将牌库更新至T1005+DBHS+SJ,修复了之前新卡与时间线不兼容的漏洞,请玩家放心使用。

本作重新开启了前两代的副本模式,玩家由系统随机选择四次元中的任意一个作为初始阵营,并根据不同次元给予玩家不同的初始卡组,体验不同召唤方式的魅力。

Atention:初始阵营为基础次元的玩家可以通过进入LDS的方式解锁仪式/融合/同调/超量其中一个,灵摆卡组解锁需加入游胜墅且榊游矢好感度达到70以上(此后玩家将禁止加入其他阵营),玩家可以通过氪金的方式解锁连接召唤,我们会为您提供高级插件“出品商防护罩——K社之力”迫使全世界接受新大师规则。

每次决斗玩家都可以获得一定的DP值,玩家可以通过消耗DP值来购买卡包(原著角色的持有卡则需要通过完成与卡牌相关人物的副本才能获得),以及其他便利道具。

竞技场在主线任务一完成后开放,届时玩家可以与其他玩家联机决斗,将有丰厚DP及道具发放。

更多活动敬请期待。
ygocs5游戏协议书

禁止使用任何游戏外道具,一旦发现痕迹立即封号。


禁止开后宫,禁止开后宫,禁止开后宫,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们坚决抵制那些试图通过第一条中的游戏外道具刷好感度以触发白学现场的无耻行为,如有发现系统将立即介入调查,轻则罚款重则封号。


禁止口胡/魔术手/禁卡/印卡/改卡等行为,玩家不要以为自己是游戏王主角或是孔雀舞小姐,往卡牌上喷香水或者往袖子里藏灰流丽这种行为是不可取的,仗着自己拿的是新卡就随便口胡人家原住民更是不可取的,本游戏禁卡表实行2018.7月表,想征龙ee通关的玩家可以洗洗睡了,都在梦里。当然,如果您氪了金买了新大师规则插件,1000血以下抓张卡完全是可以的,抓到什么卡就要看脸了


加入了番茄阵营的玩家禁止锵锵锵,不要问为什么要有这一条,因为制作组已经拜倒在了小番茄的运动裤下


一切最终解释权归时空管理局逗比作者菌所有


□我已阅读并同意以上条款

那么,欢迎您来到游戏王之次元交错,开启次元旅行吧!

【ADHP】灵魂交错(1)

*最开始发的第一章有点乱,加入后续之后重发一遍。
Chapter 1
章一
“亲爱的赫敏:
         我想你已经知道关于巨釜案的事情了,那位名叫克拉特里斯的黑巫师毫无疑问是个疯子,他声称能够让人起死回生,返老还童……然而你我都清楚就算是复活石也做不到这一点,他残忍的煮了一位麻瓜老人并疯狂的做黑魔法实验,还有数十名麻瓜目击者,偶发事件处理小组几乎无法处理这件事了,我今天必须要加班去追踪这个黑巫师,很抱歉不能参加罗丝的生日会,请代我向小姑娘说声生日快乐,礼物已经托猫头鹰寄送。你和罗恩不用担心,如果顺利的话,我可能还能赶上最后一道约克夏布丁。
                                                 爱你们的
                                                        哈利    ”
哈利将信折起来递给了那只灰色的猫头鹰,塞给它几个纳特,把窗户打开,后者立刻扑棱着翅膀飞出了窗外,不一会儿就变成了小小的黑点。
阳光从雕花窗的玻璃透射过来,照亮了魔法部二楼最后一个隔间。
这个地方曾经属于金斯莱•沙克尔,但现在,它属于魔法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年仅二十四岁的傲罗办公室主任哈利•波特了。
这间办公室并不算很大,几十张照片或剪报整整齐齐的贴在墙壁上,那些黑巫师苍白邪恶的面孔如同幽灵一般漂浮在纸上,向哈利投来恶毒而憎恨的目光,或者是阴恻恻的冷笑,偶尔甚至是凄厉刺耳的尖叫声(哈利懒洋洋挥了挥魔杖赠送一个无声无息咒),不过滑稽的是,这些照片大多数都被记号笔打了个大大的红叉,那些男女巫师隔着红色的墨水怨毒又悲愤地望着哈利,他们都是哈利这些年抓捕进阿兹卡班的黑巫师。

“这是当然的啦”,赫敏发出一声短促的冷哼,十分尖锐地讽刺着丽塔斯基特(那篇报道说他靠着救世主光环才成为傲罗办公室主任),“这些小打小闹的黑巫师,怎么能比打败史上最邪恶的黑魔王伏地魔来的更带劲呢?”

哈利想起赫敏那挺直了身板,气愤却又掩饰不住骄傲的神情,不由得露出了笑容。赫敏前年和罗恩结了婚,这段爱情长跑总算是有了结果,罗丝•韦斯莱小姐今年已经两岁了,又活泼又聪明,很有几分继承自她母亲的气势,一头鲜艳的红色长发还很像她的姑妈金妮……

哈利停下了思考,他并不想过度的去回想起和金妮的一切,金妮毫无疑问是个好姑娘,然而他并不值得她一直等下去,哈利想道。
他清楚自己的性格,也知道自己这些年来拼命抓捕黑巫师的行为在朋友们看来简直像魔障了一样,隆巴顿夫妇至今还躺在圣芒戈,哈利不能不承认他的工作性质有多危险,也无法否认这给他带来的阴影:他,哈利•波特,可能并不适合组建一个安稳的家庭,金妮没有必要跟着一个不安分的男人担惊受怕,尤其是当这个女孩还是朋友的妹妹时,就更不应该如此不负责任,所以拒绝她是对的,还能有什么原因呢?

哈利把这些赶出脑海,瞪着照片上那个带着黑色兜帽把脸遮的严严实实的黑巫师(他正慢斯条理地捻动着脖子上那条水晶锥形吊坠),这位毁了他晚饭的变态正在逍遥法外,如果今天不能把他抓回来判处死刑,那他就既对不起受害者,也对不起一直以来教导他与黑暗抗争的邓布利多教授了。
当然,还希望能赶上罗丝小姑娘的生日会。

      如果中间没有克拉特里斯那该死的灵摆项链,事情比哈利预想的还要顺利。
      哈利领着傲罗小队追查那位叫克拉特里斯的黑巫师的时候,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他藏身的小木屋,这位黑巫师显然把那口巨型坩埚当成了宝贝,看的比他的命还重要。拖着这么大口锅逃跑可不容易,在克拉特里斯手忙脚乱地收拾他那些魔法实验器材的时候,哈利干脆利落地炸开了门,这位满脸皱纹的巫师的魔杖刚刚被主人举起来,就在缴械咒的威力下打着旋飞到了半空,迎着克拉特里斯惊恐的目光被哈利稳稳抓在了手中。
        “安静,克拉特里斯”哈利蹲下身,冬青木魔杖尖锐地抵着克拉特里斯的咽喉,“不要乱动,你的老朋友老诺特还在阿兹卡班的牢房里,我想你知道他是怎么被我抓进去的,对吧?”
        克拉特里斯咽了口唾沫,把诅咒的咒语也咽了回去,哈利站起来后退了一步,身边的傲罗立刻伸出魔杖召唤了锁链打算把他捆起来。
        异变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这位老巫师竟然猛地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像是要把自己脖子勒断一样扯出了他那条水晶项链,这间破旧的小木屋在突然刮起的狂风中不堪重负的吱呀摇晃着,克拉特里斯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嘶哑的喉咙里发出像坏了的手风琴一样的嗬嗬声,他疯狂的大笑着。
        “没有人能阻止时间!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哈利只来得及拼命抓住两只魔杖 ,就失去了意识。